书籍,专栏,课程

吴德昇——诗情玉意,梦笔生花

吴德昇

吴德昇,1961年7月1日出生于上海,1978年毕业于上海玉石雕刻厂工业中学,进入上海玉石雕刻厂学艺,期间曾得到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萧海春的指导。因出色的琢玉成绩,取得雕刻界权威人士的一致认可,1984年获得提前晋级的殊荣。之后在对中华传统玉器深刻领会的基础上,潜心研究西方雕刻史,吸取了西方雕塑大师人物作品的精华,赋予中国传统人物雕刻更深的内涵。1993年至今在上海成立了“德升琢玉工作室”。2003年,成立戴家祥德升玉雕艺术工作室,中国雕刻第一人。

吴德昇在创作女性题材上,多通过写实与写意相结合,利用弧面、曲线来表达女性的柔美、妩媚,并采用夸张的表现手法,最大限度的突出女性美的特征,这已经成为他个人艺术的风格的标志。

 

《春意盎然》

此件作品可以称得上是一件材料上乘,创意做工具佳的上乘之作。 “三月走在阳光和煦的路上,眼角眉梢不过一扫的风情,却惊讶的发现路旁的玉兰花悄然绽放,洁白如雪,细腻如玉。不需要绿叶的衬托独自盛放优雅的芳华。脑中忽然闪过一张模糊的容颜,然后便是窈窕的身姿在脑海中若隐若现,那是个如玉兰花般的女人”这就是此件作品的创作灵感。 在制作过程中我想诠释一种特别的美。就这样一位似有妩媚,又似优雅,又有着宛若玉兰般静雅的气质的女性形象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一块好的玉料需要一个好的创意和雕琢才能成为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贵妃出浴》

如此大而又完整的一块原料,如此生动而又真切的情景。贵妃的那份奢华与娇贵,优雅与丰腴,都通过洁白的玉料表现出来。翻卷的水花,如飞瀑而下的水柱,引得龙王也来窥视,仙鹤也来添彩。整件作品写实与写意并举,观赏与梦幻共存,将一千年的历史浓缩在眼前,将亿万年天造地设造化成一份传奇。

 

《贵妃醉酒》

作品利用立体雕的手法,将贵妃柔美的体态适时、适景而又真切地表现出来。单眼惺忪、衣衫凌乱、身姿摇曳、步履蹒跚,连猫咪也看到此时贵妃的不同。作者将贵妃优美典雅的面容、眼波流转的瞬间和一代美人微醺妩媚之态刻画入微,让人不觉间随贵妃眼神望去,令人心驰神往。 作品利用原料的形状特征顺势而成,使观者只看到成品,全然感觉不到原料的原态,这正是作品设计的成功之处。

 

《李白醉酒》

创作这件作品首先要想到诗人李白的傲骨精劲,醉酒后的诗人似乎能与山月交流,以天为被地为枕,与天地交融的醉态美。李白的神态要有酒不醉人人自醉的神态,面有贵气,衣纹要飘逸如流水,疏密有序。使整件作品给人一种简洁而不失精髓的感觉。

 

《鹤算筹添》

和田白玉的形各有不同,色各有不同。所以在设计作品时首先要看到玉料的最好一面为正面,包括皮色要放在最主要的位置。这样天赐的自然玉色已经成为了作品的最好特点。再根据玉料的型与色来设计作品的主题位置,作品才会有强烈的生命力。 本作品以立体圆雕而成,用略带夸张的手法来表现,以寿星为题材,表其意韵.作品造型生动,线条自然流畅,脚底踩一莲花瓣踏着仙气悠闲前行的寿星,身旁还伴随着一只衔芝灵鹤与之呼应,寿星那突出的额头,手中盘饶虬结的灵芝拐杖,而在细节方面又添加了蝙蝠,灵芝,仙鹤等象征财富,福运高照,如意吉祥的小细节。使得人物更加形象生动,雕工精细,线条流畅,疏密有致。充分利用了原料的结构造型与巧色, 体现出作品的主题,其慈祥的面目,搂空的拐杖与活动的手镯又体现出吴大师雕工的精湛,使得作品整体更加灵动传神,是典型的海派雕刻工艺。

1978年,吴德升从上海玉石雕刻工业中学毕业,被选入上海玉石雕刻厂工作。在那个年代雕刻厂内资深前辈人才济济,而吴德升所在的人物车间,正是厂里技术水平最拔尖,同学间的互动与良性学习竞争最活跃的。因而,对各种刻工、雕法、技术,以及对不同材料的运用,都给他提供了相当好的历练机会。

1989年至1992年,吴德升应邀赴深圳创作大型山子雕“洞天福地”,他就运用俏色巧雕,使作品大气磅礴、高迈其古,获得了1992香港玉雕精品博览会特别荣誉奖。这些实作的经验让他掌控材料特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对于玉材的透析与分色能力,往往使他设计出令人惊异的作品,也因为翡翠题材受到中国传统题材束缚较少,他很早就走出了一条自己的创作路线。8年之后,吴德升不再去云南,回到上海开始潜心从事玉雕创作。也就是在那时候,他开始他开始意识到,白玉雕刻表现的艺术性比较强,作品不但受到收藏家肯定,更广受业内认可。从此,他真正从翡翠雕刻转到了白玉雕刻。

当问及雕刻翡翠和白玉有什么特别不同而需要注意的地方时。他颇有见解地说:“只要是好的材料,艺术眼光和美学观念都是一样的,雕刻的手法也一样,只除了在雕刻的细节上,会根据质地硬度的经验去施刀,这个可以不用特别强调,好像手感一样,材料在手,自然而然就知轻重,但我觉得不管是白玉也好,翡翠也好艺术的表现是殊途同归的。”

 Oscar Robertson Jersey

值得买 (0)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