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专栏,课程

远离艺术中心的粤北小城,如何形成国内最具学术性的摄影节

 连州摄影博物馆俯瞰图。图片: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组委会

2018连州国际摄影年展连州摄影博物馆冬季展开幕现场。图片:致谢作者

 

如果提到连州,大部分人或许会有些迟疑——它究竟在哪里?但对于摄影圈中的爱好者们来说,连州已经成为一个年度目的地。促使这座粤北小城成为摄影界重要标地之一的活动就是一年一度的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它于2005年创立,十余年风雨坚守后,今天的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已成为摄影界盛事,并被誉为国内最具学术性的摄影节之一。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旧粮仓展区俯瞰图。图片: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组委会

  2018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旧粮仓展区主题展开幕现场。图片:致谢作者

 

如果不是实际来到连州,你很难设想这样一个盛名在外的展览竟会落地在这里——显然,连州与大家传统当代艺术中心地区那种繁华的景象相去甚远。但也许就是这样沉静淡泊的氛围,使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回归质朴,发展出独立、学术的前卫特色和先锋姿态。

段煜婷曾说:

“很多时候,我们做事情不一定有足够条件进行严格论证,可能就是机缘巧合。我们和连州政府合拍,所以就把它坚持做下来了,最重要的其实就是这份坚持,只有努力一直做下去,才能传达出我们想传达的东西。”

无疑,展览的影响确实在无形间蔓延着:在连州,每天为生活奔波的普通市民们也许无法分辨每年这个时候街头来往穿梭的外国人究竟来自哪个国家,但他们也在暗暗思忖,“没错,一定是摄影节开始了。”

 

  2018连州国际摄影年展二鞋厂展区开幕现场。图片:致谢作者

2018连州国际摄影年展二鞋厂展区。图片:致谢作者

 

一切从零发展起来的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到今天仍然保持了展区原来建筑的名字,主题展展区旧粮仓和个展展区二鞋厂都是在废弃后被摄影展征用,至今仍保留着如时光静止般的朴拙美学风貌。

不过,摄影展团队十余年如一日的坚持也促动了旧城的发展——位于城区中山南路老街上的果品厂在经历了三年改建后,于去年正式变身为连州摄影博物馆,这座在旧址基础上融入现代主义设计的博物馆承载了新的学术理想,被称为“中国第一座研究当代摄影的公立摄影博物馆”——摄影展团队拥有了更专注于研究与收藏的基地,法国尼埃普斯摄影博物馆前馆长弗朗索·萨瓦尔(Francois Cheval)也加盟其中,与段煜婷共同出任馆长。今年,连州摄影博物馆冬季展与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同期开幕,通过中外四位摄影师的作品营造出巧妙的互文关系:

 

  欧文·布卢门菲尔德,《Anne Saint-Marie》,刊载于美国版《Vogue》1951年六月号。图片: The Estate of Erwin Blumenfeld

扬·明葛,《Great Aletsh Glacier》,选自“一切漂浮在空中,而我们感到眩晕”系列第四章。图片: Yann Mingard / Courtesy Parrotta Contemporary Art Gallery

德裔美国摄影师欧文·布卢门菲尔德(Erwin Blumenfeld)在时尚摄影领域享有极高声誉,他的“想象摄影”(Imagining Photography)借助复杂精密的滤镜系统表达着他在时尚摄影师身份之外对于世界的认知方式;瑞士摄影师扬·明葛(Yann Mingard)的最新作品系列“一切漂浮在空中,而我们感到眩晕”(Everything is up in the air, thus our vertigo)以相对抽象的视觉表达方式关注生态环境转变,重新思考人类在面临越来越多问题时究竟应以怎样的态度来应对;中国著名摄影师韩磊的“飞来峰”虽然同样直面自然与社会景观,但对于它们背后的文化附属性与牵引力进行了更直观地表达,并用多种媒介来共同营造超越传统摄影范围的观念艺术结构(值得注意的是,运用包括新媒体在内的多重媒介是2018连州摄影年展中许多作品呈现出的新态势);旅居海外的年轻艺术家彭可身上透露着新一代艺术家的某种内趋式集体意识,无明确指向的图像系统介于纯真的童趣和早熟的愿望之间,这不仅是以她为代表的年轻化思维体现,也是当下社会的一重缩影。她的本组作品获得今年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新增奖项“雅伦格文化艺术基金会奖”。

 

  韩磊,《急流》系列之一(截图), 视频,16分钟,2018。图片: 韩磊,致谢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组委会

  韩磊“飞来峰”展览现场。图片:致谢作者

  彭可《脱离速度》。图片: 彭可,致谢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组委会

  彭可“脱离速度”展览现场。图片:致谢连州摄影年展组委会

今年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的总策展人杰霍姆·索塔克(Jér?me Sother)将主题确定为“时间之风”,对这个颇具哲学意味的命题的解读也使展览中的作品呈现出鲜明“二元性”,一方面,摄影被作为一种关注社会与时代问题的介入媒材,游走于人类学、社会学和纪录性的边缘:同是关注金融市场的风云诡谲,马克·耐威尔(Mark Neville)的《这里是伦敦》(Here is London)以超越现实的绘画式思维,将贵金属交易市场中每日上演的戏剧化场景定格,交易者们充满仪式感的手势转化为画面上具有指代意味的符号,再度强调着资本市场中暗藏的社会秩序;埃利纳·本杰明森(Eline Benjaminsen)的《金钱世界:算法交易的资本路线》(Where the money is made: Surfaces of algorithmic capital)则将非视觉领域的算法交易方式努力转化为视觉形态,一种名为高频交易的自动化方式成为她研究的课题,这股没人看得到、却与每个投资者息息相关的经济力量被艺术家用视觉语汇转述。

 

  马克·耐威尔《这里是伦敦》。图片: Mark Neville,致谢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组委会

埃利纳·本杰明森《金钱世界:算法交易的资本路线》。图片: Eline Benjaminsen,致谢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组委会

 

米歇尔·博祖尼(Michele Borzoni)的《公开竞争》(Open Competitive)关注本土化问题,即社会规则对集体的投射。他在过去四年内跟拍意大利竞争最激烈的考验——公务员考试,在目前失业率高达35%的意大利,这个“铁饭碗”对于年轻人们的诱惑力可想而知。他们在巨大的体育馆、音乐厅中面无表情地分隔而坐,僵硬的构图向人们提出尖锐的问题:精英化资本主义的未来之路在何方?而陈海舒的《德国阳台》则凸显外来视角,把自我存在客观化,将“我”的外来者形象与其在德国卡尔斯鲁厄所居住的美军基地这样一个“外来地域”并置,以摄影与文献结合的展示思考不同文化间的影响关系。

 

 米歇尔·博祖尼《公开竞争》。图片: Michele Borzoni,致谢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组委会

陈海舒《德国阳台》。图片: 陈海舒,致谢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组委会

萨尔瓦托·维塔利(Salvatore Vitale)的《如何保卫一个国家》(How To Secure A Country)将研究对象选定为被称作“世界上最安全国家之一”的瑞士,他以积极介入的姿态探索这个高度发达的国度中各层级安全机构的运作方式。重要的是,这并不是基于艺术理想的臆造,艺术家设法与边防警察、军队和政府信息处理部门取得联系,这种敏感关系将作品的性质从单纯摄影中脱胎,而更添加了一层行为艺术的色彩(本项目也获得2018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年度大奖“刺点摄影奖”);亨克·维尔德舒特(Henk Wildschut)的《食物》则体现出摄影师本人的意识转变过程,他带着对“食品工业化过程不安全、不道德”的成见走访了各种高度工业化的家禽养殖场、乳品制造厂和实验室,却在两年的追踪过程中了解到工业化并非绝然“非人道”,而所谓的有机生产也并不一定亲环境。基于此,艺术家以摄影为纪录方式完成了一场与自我预设观念的和解。

 

 萨尔瓦托·维塔利《如何保卫一个国家》。图片: Salvatore Vitale,致谢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组委会

亨克·维尔德舒特《食物》。图片: Henk Wildschut,致谢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组委会

  周滔《凡洞》。图片: 周滔,致谢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组委会

另一方面,摄影又是一些艺术家表达自身生活经验的最佳手段。路易斯·奎尔(Louis Quail)的作品《大哥》纪录下了艺术家的哥哥贾斯汀与精神分裂症斗争的日常。那些好好坏坏都详尽陈设在观众面前:从小时候起,奎尔记忆中饱受病魔折磨的大哥就承受着其他人不能理解的误解和羞耻感,但这并不是除去病人身份以外贾斯汀这个个体的全部,他也有自己的爱好,并始终试着向他人表达善意与爱意。或许这样光明与黑暗并存的生活才是贾斯汀人生的真正面貌,也是奎尔试图展现的一个“不那么平凡的平凡人”在社会中的一生。

 

  路易斯·奎尔《大哥》。图片: Louis Quail,致谢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组委会

巴西摄影师保罗·科奎罗(Paulo Coqueiro)的《不要欺骗我》(Don’t Lie to Me)则在现实和虚构之间构建了一个反映图像和表象的空间,在他的作品中,并不实际存在的食物成为了虚拟空间中的未知地形。尾仲浩二的《悠航》(Slow Boat)拍摄于1983至1999年间,是他在日本各地旅行时的记录,他希望自己的生活和摄影都像一艘小船般悠然,所有照片都带着一种似曾相识的疏离感,但艺术家并不给予明确答案。

 

  保罗·科奎罗《不要欺骗我》。图片: Paulo Coqueiro,致谢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组委会

  尾仲浩二《悠航》。图片: Koji Onaka,致谢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组委会

  陈萧伊《隐匿时》。图片: 陈萧伊,致谢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组委会

 

除去主题展和个展外,连州国际摄影年展还为青年策展人提供了实验空间,胡昊、何伊宁、金丹、徐浩分别从各自的知识结构和关注角度出发,带来了或风趣狡黠、或深沉内敛的艺术家群展。另外,亦有卡塞尔摄影书展(Fotobookfestival Kassel)、连州摄影书市和多样的主题学术论坛帮助构建更加丰富的学术生态。

 

  胡昊策划的群展“打扑克的人”展览现场。图片:致谢作者

 

何伊宁策划的群展“在克诺索斯迷宫中”展览现场,图片中为艺术家姜宇欣的项目《关于身份问题的五个时间和一些观察》,该项目摘得2018连州国际摄影年展评委会大奖。图片:致谢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组委会

  2018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摄影书市。图片:致谢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组委会

2018连州国际摄影年展主题圆桌“时间之风:视觉与表现形式的革新”现场。图片:致谢作者

在图像传播技术日趋发达的今天,摄影早已成为每个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我们在不断发生的拍摄行为中留下自己生活的记忆。罗兰·巴特在《明室》中将摄影的作用理解为“不是重现已经消失的东西,而是证明我们眼下看到的东西真实存在过”,而这在某种层面上为我们把握住这瞬息万变的“时间之风”提供了指向——摄影不会消逝,纪录始终具有力量。

“时间之风” 2018连州国际摄影年展

展期:2018年12月1日至2019年1月3日

地点:广东省连州市丨旧粮仓展区、二鞋厂展区

连州摄影博物馆冬季展

展期:2018年12月1日至2019年3月18日

地点:广东省连州市丨连州摄影博物馆

值得买 (0)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