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专栏,课程

秋山淡墨写千峰

  秋山红树图(中国画) 萧照(宋代)

  鹊华秋色图(中国画) 赵孟頫(元代)

  秋山图(中国画) 巨然(宋代)

  江山秋色图(中国画) 赵伯驹(宋代)

  秋山行旅图(中国画) 郭熙(宋代)

  淡墨秋山诗帖(书法) 米芾(宋代)

  【艺境观象】

  “秋山远,秋木黄,斜汀曲屿苕花香。归云带暝卷寒色,晚吹吹回双雁行。”恰如宋代词人李新在《渔父曲》中所言,秋之远山,奇峰霜林,万壑如黛,在留给人们无限诗意的同时,也寄托着人们的满怀秋思,种种情谊。

  一回秋思一回深。亘古至今,吟咏秋山之诗词歌赋不绝于耳,以秋山作为主题入画者,更颇多巧思。尤其是在五代宋元书画当中,“秋山图”以较为突出的主题性和颇具特色的表现力,成为山水画的重要表现内容。

  墨凝秋山寄情思

  “淡墨秋山画远天,暮霞还照紫添烟。故人好在重携手,不到平山谩五年。”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书画精品中,有一则特别的《淡墨秋山诗帖》页。其整页为米芾自作七绝一首,诗写秋山暮霞,紫烟缭绕,故人相逢之意,曾被收入清宫旧藏《米芾诗牍册》中,钤有清代安岐及乾隆、嘉庆内府鉴藏印多方,足见其珍贵非常。

  这则诗帖虽无款印,但精神饱满,笔力雄强,使转灵动,结字端妍,被认为是北宋书法家米芾中年时期的行书精品。米芾书法受二王影响,用笔洒脱俊逸,潇洒灵动,结字险劲跌宕。此《淡墨秋山诗帖》虽只寥寥二十八字,却用笔清爽挺进、丰润自如,轻重缓急,浑然一体。

  以诗写秋山者,古已有之,但叙述秋山中故人相逢的《淡墨秋山诗帖》,则以书法的形式满载着米芾的喜悦之情,为当下的人们还原了宋诗的创作场景。

  除书法作品外,画中秋山同样成为古代书画中的经典,为世人所珍重。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五代宋初画家巨然所绘《秋山图》,就为其最重要的代表作品之一。

  作为与荆浩、关仝、董源齐名的山水画家,巨然师法董源,笔性温和,不装巧趣,其作品继承了南宗山水“淡墨轻岚”的特色,多写江南山水。正如《图画见闻志》所评,其“笔墨秀润,善为烟岚气象,山川高旷之景”。巨然的山水画存世较多,《宣和画谱》曾记载“今御府所藏一百三十有六。”

  此幅《秋山图》绘写典型江南山水之景,左侧山峰圆浑层叠,葱郁茂密,山路蜿蜒而上,曲径通幽,山上有矾头数点,山石以披麻皴法所写,多次皴擦以后用淡墨烘染,山石之上以浓墨、焦墨点苔,显现出江南山水湿润郁秀的特点。

  画面正中秋江蜿蜒,远山暗显,气韵氤氲,尤显明润葱郁,高旷爽气。画面右侧江边秋林之中,有茅屋数间,层叠错落有致。点睛者为江上石桥一座,及石桥之上行旅之人。此桥有效连接画面两侧,将左侧之秋山与右侧之居室紧密结合,使画面成为有机整体。秋山之巍峨、秋水之浩汤、旅人之生动传神,使得整幅画面完整统一,颇具文人情趣。

  同时,此画有董其昌跋文曰:“僧巨然绘。元时吴仲圭所藏。后回姚公绶。姚尝临此图。予并得之。霅川朱侍御之弟,见余所藏云东临本,因以古画易去,即巨然阙山小景也。二轴皆入神。董其昌识。”由此亦可见此画传承有序。

  北宋以前的绘画几乎全不署款,因此,现存巨然的山水画全无名款。从此幅《秋山图》中可知,相比董源之山水,巨然构图和笔墨受到北方自然山水画家的影响,笔法更加老辣、率意,其已将南方山水画的笔墨和北方山水画的构图结合起来,创造出自己独特的山水画风格。正如《宣和画谱》所评论其画特点“每下笔,乃如文人才士,就题赋咏,词源滚滚,出于毫端,比物连类,激昂顿挫,无所不有。盖胸中富甚,则落笔无穷也。”

  秋山行尽路无尘

  以秋山行旅为特色的高古绘画作品,还有一幅颇有魅力,那就是郭熙的《秋山行旅图》。收藏家王季迁与启功有一张“论画”照片,特别生动。两位老人对面而立,双手比画,似在激烈地交谈。重要的是,照片右侧所挂之画即为郭熙的《秋山行旅图》。

  王季迁,苏州人,尤精鉴赏,集画家、收藏家、鉴赏家及学者于一身,与庞元济、张伯驹、吴湖帆、张葱玉、张大千并称“民国六大收藏家”。

  1999年3月,在纽约佳士得举办的“中国书画拍卖会”上,王季迁以当时143.24万美元的天价,成功拍得北宋郭熙所绘《秋山行旅图》,成为海内外书画市场的佳话,那么这幅《秋山行旅图》为何如此重要呢?

  北宋画家郭熙,不仅善于绘画,同时是重要的绘画理论家。其子郭思曾将其绘画理论整理成集,名为《林泉高致》。这本著作完整而系统地阐述了山水画创作规律,在中国绘画史乃至中国美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为中国艺术理论的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尤其特别的是,在《林泉高致》中,郭熙倡导画家要博取前人创作经验并仔细观察大自然。他在山水取景构图上,始创“高远、深远、平远”之“三远”构图法。

  郭熙的山水师法李成,注重对于自然的摹写,善以细致精巧的手法来表现多变的四时云气和山色明暗湿度的无穷变幻。作为郭熙山水画的代表,此幅《秋山行旅图》以大山大水的全景式构图准确地表现山水的雄伟气势,图中峰峦高耸,山间构有楼阁,山脚下丛树掩映着村居。其山石以状如卷云的“卷云皴”所绘,笔势雄健,水墨明洁,山间峰峦秀起,云烟氤氲,千态万状的树枝如蟹爪下垂,灵动缥缈。秋山中的溪桥上、山径间,有往来的行旅,远近比例、空间处理妙趣盎然,深具高远、平远的效果。

  有趣的是,在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一幅元代唐棣《仿郭熙秋山行旅图》。唐棣是郭熙的学生,善画山水。此画与《秋山行旅图》颇为相似,主峰中立,山石绘以卷云皴,枯枝为蟹爪笔,皆与郭熙画法相似。画中山石矗立,枯枝灵动,峰峦高耸,曲径通幽,古寺隐现,缀以行旅数人,气氛安适恬静。

  作为北宋时期的知名画家,郭熙的绘画和创作理论,对于南宋画风的形成具有重要作用;作为郭熙的学生,唐棣由宋入元,时代虽变,但绘事未改;而作为收藏家,王季迁的鉴定方法和理论,则对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发展产生重要影响。一幅《秋山行旅图》的背后,是传承千年的美术故事,也是诉说不完的艺术历史。

  霜落秋山黄叶深

  “红叶黄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飞云过尽,归鸿无信,何处寄书得。”正如北宋词人晏几道所言,在秋山之上,最为引人入胜的非满山浓浓秋意莫属。秋林秋叶,引来无限秋意秋思,这也在古代绘画中被表现得淋漓尽致。其中,描写秋山之色者,以传南宋萧照所绘《秋山红树图》最为经典。这幅藏于辽宁省博物馆的名作,亦无名款,清代收藏家梁清标题为萧照之作。此画右上方钤有元内府都省书画之印,明礼部评论书画关防骑缝半印,曾著录于《石渠宝笈重编》。

  萧照为南宋画家,靖康年间曾在太行山参加义兵,偶遇李唐,慕其画名,即拜为师,随之南渡,并任画院待诏。

  此《秋山红树图》中远山氤氲,山石运笔写实,意境深远。其为团扇之画,边角式构图中山峰陡峭,江水潺潺,尤其红叶烂漫,曲径通幽,颇为静谧。展现了远山、红树、小舟、溪径的秋日风光,种种皆精妙。

  除《秋山红树图》以外,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江山秋色图》卷亦颇为经典。此图青绿着色,采用传统的横卷形式,传为南宋赵伯驹所绘。在笔墨设色上继承隋唐以来青绿山水的传统画法,设色以石青、石绿作为基本色调,山石土坡以“小斧劈皴”为主,图中崇山峻岭绵延盘亘,深潭浅滩烟波浩渺,飞瀑鸣泉云气蒸腾,山间翠柏疏柳、苍松修竹,与烂漫山花相互掩映,楼台、殿阁、孤亭、宝塔、山馆、竹坞等散落其间,一派秋日丽景。

  此图在布局上采取传统散点透视的方法,将“高远、平远、深远”三者结合交替使用,以平视或俯视的角度有条不紊地处理画面中的景物和人物,结构复杂严密且虚实相生。在山水中,与自然景色相呼应,此画所绘人物活动情形亦十分繁复,或为渔父张网、或为艄公摇船,或松荫对话、溪边闲息,或凭栏远眺、崖畔观瀑等等,使画面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和动人的秋日景致。

  此图曾经明内府收藏,清初为收藏家梁清标所藏,后进入清宫内府,钤有清内府“乾隆御览之宝”“石渠宝笈”等印,著录于《石渠宝笈初编》。抗日战争时期,此图被末代皇帝溥仪携往长春,东北解放后为人民政府所收。由于没有款识,此图一直沿称为赵伯驹所作。来源为其尾纸有明洪武八年朱标题跋。

  《石渠宝复》根据朱标题跋中谓此图画“既秋之景”,添“秋色”二字,更名为“赵伯驹《江山秋色图》卷”,但却把此图列为“次等宙一”。这说明乾隆皇帝并未将此图当作赵伯驹真迹,只不过是基本上沿袭旧称而已。但无论此图作者是谁,它都反映了宋画在继承传统青绿山水画法基础上的完善和成熟,反映了一个时代的艺术特点和风尚。其对于秋景的描绘,使得今人仍若临境,颇为赞叹。

值得买 (0)

评论 0